来源:网络  作者:韩忠治

电视连续剧《亮剑》中,有这样两段精彩的对话。

国民党晋绥军三五八团团长楚云飞趁日军撤退之机,派兵进驻八路军一二九师独立团属地大孤镇,独立团团长李云龙为使楚云飞的部队离开自己的属地,去找楚云飞交涉,双方展开了一场掩盖在“兄弟情”下的唇枪舌剑。

楚云飞:“云龙兄,云龙兄,让我想死了。云龙兄,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啊!”(明知对方要地盘的来意,故意以兄弟情相待,看你如何张得开嘴。)

李云龙:“云飞兄,这话我信。你肯定想我,八成做梦都惦记我吧?”(话里有话,暗示对方:你哪里是惦记我,是惦记我的地盘吧?)

楚云飞:“你我是兄弟,当然要互相惦念了。怎么样?云龙兄,最近可好?”(嘘寒问暖,张口闭口兄弟,故作糊涂。)

李云龙:“不太好,有人往我眼睛里插棒槌,能好吗?”(用比喻、反问挑明问题的严重性。)

楚云飞:“谁呀,谁跟云龙兄过不去?跟兄弟我说。”(明知故问,继续装糊涂。)

李云龙:“我伤心呐,这事要是别人干的倒好办了。可是云飞兄呀,咱俩是什么关系呀?是弟兄呀,要是兄弟你往我背后捅刀子,我李云龙能说什么呢,只有伤心的份。”(用假设句挑明矛盾:不仅是“往我眼睛里插棒槌”,而且是“往我背后捅刀子”!貌似诉苦,引而不发)

楚云飞:“云龙兄,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,好像是你老兄对兄弟我不满意?有什么说嘛!”(仍旧装糊涂。)

李云龙:“你的两个营已经把手伸进我的地盘了,这使我很为难,说实话,你的炮营真是不错,清一色的德国造山炮、迫击炮,搞得我心里直痒痒。这要是平时,我眼不见为净,可是这一回,你的炮营居然送到了我的嘴边上,这不是勾我的馋虫吗?我要是把这块肥肉一口吞了,恐怕对不住兄弟你,所以贵部进驻大孤镇,此举是陷我于不义。”(见对方油盐不进,点明来意。以调侃的口吻说出自己“狼”一样的作战风格,言语中暗含威逼和杀机。)

楚云飞:“噢,云龙兄原来是为这件事不痛快,对不起,实在是对不起,是这样的,我团进驻大孤镇,是奉二战区长官部的命令,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,我只不过是执行上司的命令而已。”(自知理亏,编造理由,试图蒙混过关。)

李云龙:“云飞兄,要是我把一个营放在你的团部边上,老兄你该不会不高兴吧?”(“以彼之剑,还施彼身”,用对方的理论反问对方。)

楚云飞:“云龙兄开玩笑了,这恐怕不行,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酣睡?”(由于违背了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的道理而理亏,只得避其锋芒,借古语遮掩。)

李云龙:“那我的卧榻下居然睡着一个炮营和一个步兵营,这回该我失眠了?”(顺势而下,话语幽默,暗示对方不厚道。)

楚云飞:“云龙兄,你我兄弟就别为这点小事不愉快,这样吧,老兄可以把你的想法向第二战区长官部禀报,请长官部给我三五八团下个命令,撤出大孤镇,兄弟我二话不说,马上撤兵。”(自知理亏,以退为进。搬出兄弟情谊做挡箭牌。)

李云龙:“二战区长官部,我认识他,他不认识我。”(指出此路不通,显示对方假惺惺。)

楚云飞:“那我就爱莫能助了。”(摊牌。)

李云龙:“楚兄,难道此事就没有商量吗?”(以大局为重,再次询问。)

楚云飞:“云龙兄,对不起,真的没商量。”(再次摊牌。)

李云龙:“好,我告辞了。” (见对方毫无诚意,当机立断,像是在恐吓对方“你等着”。)

楚云飞:“哎,别走哇,吃了饭再走,咱们好好喝几杯。”(怕对方回去报复,再提兄弟感情。)

李云龙:“云飞兄,改日吧,改日我请你吃饭。”(不领“情”,以“情”应“情”,不失风范。)

本是一场火药味很浓的军事谈判,却因为“兄弟情分”,二人心照不宣地上演了一场“智斗”。双方都非等闲之辈,相比之下,楚云飞因为理亏而略处下风。楚云飞想以兄弟情和故作糊涂岔开话题,却被李云龙步步紧逼,直至谈到正题。接着李云龙软硬兼施,以阐

|<< << < 1 2 > >> >>|


·上一篇文章:实话实说有“三忌”
·下一篇文章:说法一换 地阔天宽


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: http://www.yj1234.com/news/kcjyz/128301772540FI04A56073C567124B.htm


相关内容

无相关新闻